追蹤
唐朝演繹(舊站)
關於部落格
  • 12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學旅行獨白

大二的時候旅行,是為了豔遇。大學班上有個傢伙,總到處慫恿別人出去走走。「拜託,我是掏心掏肺跟你講…」他說。於是染上惡習,跟著到處閒晃。那時迷上參加營隊,爬山的、踏青的、文藝的、運動的,其實什麼內容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高聲說著自己生命、奢侈談著夢想的同時,驚覺對方的,奇怪,怎麼也一樣有趣,久了,就不太怪了。 大三的時候旅行,是為了尋找。不知道是哪個特殊的日子一覺醒來,竟覺得自己有東西遺落在外頭某個角落,顧不得共筆什麼的,拼命往外頭跑,堅持得找回來。從塔內跑到塔外,奇怪也不是多長的距離,但每次總落得氣喘吁吁,有時還挨了幾記悶棍,挨得多了,漸漸也忘記自己要找什麼了。但還是會慣性地跑呀跑,彷彿外面有什麼漪旎風光還是未來回憶,我忘了。 大四的時候旅行,是為了呼吸。不知道從多小開始,看到有人把房間窗戶關起來,總會歇斯底里地緊張:「這樣會沒有空氣啦!」我說。「不會啦,一點細縫就夠了,天氣這麼冷,拜託好不好!」對方懇求著,或者,有時威脅著。「不!」我堅持,然後常常是我被趕出去。長大以後,現代科技日新月異,早沒什麼人關心開不開窗戶,到處都是冷氣空調,習慣仍舊難以改變,不過漸漸換成對空調敏感,常是冷氣啪地一聲關掉,呼吸就立刻急促起來,有時不大可能去改變什麼,當多數人用「你不要那麼自私好不好?那麼冷?」的眼神注視著,開關上的手便遲遲按不下去,非關勇氣,倒相信人都是需要試誤學習,所以每當出去吸一陣空氣回來,冷氣早已重新開上。不過久了,我竟不能分辨是為了呼吸而外出,還是為外出而呼吸?偷懶了,就胡亂冠上旅行之名,彷彿又是渾不懂事的小大一。 前陣子開始懷疑自己曾經旅行這檔事。強迫自己不逃避,也不成天期待豔遇,沒什麼好尋找,最後幾乎連呼吸都可以不必,已經快變回正常的大學生。可以不必再逃避親友眼光,不管是關心的、還是責難的,世界彷彿快要單純起來。 我能忘記過去的死去的我嗎?我能歡天喜地迎接將來的、新生的我嗎?最近中邪地一再被問起。 對不起,我還做不到。 於是又打包行李,背起相機。 ----2002.08.25 於高雄 應女研迎新刊物之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