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唐朝演繹(舊站)
關於部落格
  • 12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依靠

隨時準備戰鬥,是我們共有的默契。 許是發酵了吧,當冰涼的晶黃色液體再也解不了同儕壓力的渴,有些意識,就這麼緩慢地被搥打出來,混著腥臭的嘔瀝。 真的不記得了。你說。 不記得了!當拳緊領口的那一隻手忘記使命地緩慢鬆開,寫在身上的故事,就這麼開始了,只是,當然會有本能式的抗拒,於是,僅僅我們得以瞥見斑黃的一小片,漬在再普通不過的襯衣中。 你看,哪有什麼?你說。 我們湊過頭去,你本能地 — 一如大家本能地 — 用隻手倏地拉緊領口,另隻手,準備好了一貫的動作。 我也知道愛情可以玩權力支配那一套阿,可是我不想。你說。 愛情是什麼?愛情不就是友情的延伸,透過一瞬的感覺,尋找可以託付終身的依靠,不過,你知道嗎?要這樣完全把信任交給一個人,是需要多大的,....,對阿,需要多大的......。你說。 愛情是依靠?愛情對你來說只是依靠?來自一個有愛情信仰的人,這個質詢總是顯得特別劇烈。 就像準備揮拳之前,挪了挪身子,你拉出了一點距離。 對阿,愛情不就只是依靠。其實不只是愛情,基本上,人活在這世界上,不就只是因為找到一些依靠,不管是理想、盼望、信仰還是什麼的。基本上,我就是這樣。騎車在路上,常常,想,被撞死就算了,也沒有一定要活著。你說。 求生是本能?這個哲學思維無法合理推論的現象,宗教信仰積極尋找出口的莫名的震源,一片黑暗中,好像閃過了一星火花。 伴隨逝去的光亮而來,是更徹底的黑暗,讓彼此都會冷冷打了個顫的黑暗。 無意中看見的,別人的,汗黃的,襯衣,總是特別容易提醒自己,密不透風的,自己的,名牌上衣裡,現在又是怎樣一副光景。 我這次是逃回高雄,或許也是最後一次了。虔誠的愛情信徒這麼說著。 八月的,悶炙的,夜,我們竟也玩起,相互取暖的遊戲。 又一台車子,呼嘯,而過。 ---- 2001.08.08 在十全路上的小店大夥喝完酒後 試圖說服自己有寫詩的衝動 結果 畫虎不成反類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