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唐朝演繹(舊站)
關於部落格
  • 12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隻手機的幾種鈴聲

「手機鈴響症候群」顯然不是只有我會發作,我發現它好發於高學識份子、常常參加開會的人等等,發作狀況雖然有不少差異,但都是指向手機鈴聲「不該」在正式場合響起,否則是一種必須接受譴責的行為。 所以,當我帶著這樣的正義進入醫院見習時,著實讓我瞪大了眼,在許多正式安靜的醫學會議場合裡,手機、call機聲簡直沒有停過(誇飾法,但是真的相當頻繁)。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響起鈴聲的人,地位與身份崇高不可批評,或是年紀太大不會切換成震動,但是慢慢地,我發現有很多身份相當低下的實習醫師,一樣在重要會議場合響起鈴聲,然後快步離開會場,起初我奇異地四處觀望,尋找熟悉的責備的眼神,發現只能從我們這幾個最年輕的見習醫師交會中看見,其他學長姊都習以為常,這讓我非常非常不習慣,一度還為那些醫師們擔心,擔心他們出去外面會凸顯醫學身份的人的缺乏禮節。 那些醫師到底有沒有出去外面的重大場合丟臉,我無法得知,但是進醫院見習的一個月後,我開始可以接受鈴聲在醫院理所當然地響起,在醫院裡,每一聲大大小小的鈴聲都富有意義,有的是警示我們維持生命功能的管子掉了,或是病人的生命狀況急速惡化,而時常響起的手機、call機鈴聲,最常代表的,是病人一聲聲痛苦的呻吟與護士的急切呼喚,切換到震動,一不小心就會錯過這些訊息。所以在醫院裡,鈴聲響起並不會遭受非議,但是如果你不立即去回應這個鈴聲,通常會受到護士或學長姊的責備。 這樣可以直接對應到空間的倫理當然是很特殊的。在其他私下的讀書會場合裡,我可以在手機鈴聲響起時,感受到其他成員對我報以善意的微笑,那個微笑不但充滿了因熟識而生的諒解,還醞釀了急迫讀書會裡難得的一陣輕鬆,但是這跟倫理無關,我或其他人響起鈴聲的瞬間,還是會下意識地出現「手機鈴響症候群」,我們認為那是不合時宜的,或許的確也是,而不會有醫院裡醫師一副理所當然地神態。 如果說,超越空間的手機,傳遞來的一陣陣鈴聲,對個人如此具有意義,可能像是病人的痛苦之於醫師,或者家狗的分娩之於主人,甚至是鄰家一株含羞草的意外或是遠方舊友的一聲問候。我們如何能在公開而正式的場合,聽到一聲聲鈴聲背後的人的話語?如果背景接近而生活緊密的環境前提無法達成,我們如何在偶而傳進耳朵的異樣的隻字片語間,接受並同理這可能相當具有某些特殊意義,如同你我可能魔幻而不被人知的鈴聲背後? ----2003.09.21 於高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