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唐朝演繹(舊站)
關於部落格
  • 12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是一段怎樣的旅程

  說實話,我並沒有認真地把那本手冊好好翻過,除了其中的幾篇,其餘大致是略讀,聽他這麼一說,我回去花了幾天好好把那本手冊讀了一遍,果然有一種很漂浮的感覺,那種漂浮感,大致是來自我們並沒有對我們的對象作仔細的「描述」,反而很快地抽離到某種抽象的空間,去進行一些嚴肅的命題對話。甚至,更清楚地說,我們是一路背負著某些問題踏上旅程的,如:我們具不具有某種正當性去作……,一路上,我們反覆在各種臨場條件下,努力嘗試著去找出那些問題的答案可能是什麼,但是直接展演在我們面前的,許許多多的事件與人物,卻被過濾掉了,我們是看到了、聽到了,卻沒有辦法好好作描述。   我可以察覺出這點,察覺到我隱約覺得可惜,但是又有些疑惑,最大的疑惑在於,我們究竟是為什麼走上這些旅程?是為了描述?描述的對象是什麼?是外在的世界?是與我們有一席談話的許多人?還是我們自己?在這麼短暫的相逢之中,我們要怎麼去描述對象呢?怎麼描述才僅僅見過一面的質采學姊?或者,可能是剛剛才認識,僅僅聽過他一席學生運動定位的國治學長?當我們還捨不得放棄自己,把焦點直直地投到我們的對象上頭,我們要怎樣去處理內心不斷湧出的聲音,以致於我們真的可以好好描述對象,而不是一直在跟自己說悄悄話?   在我們出發之前,這是一段怎樣的旅程?   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就好比在決定去考研究所之前,一再被問到的問題一樣:你想清楚了嗎?你的目的與計畫是什麼呢?我要怎麼回答呢?我所需要憑藉以回答的各種提示,正在旅途之上,我可以在事後,輕鬆容易地看清,這一路走來,我究竟作了什麼,碰到了什麼,想到了什麼,但是,在出發之前,我怎麼回答自己這個問題?更進一步,我們如何討論?如何為彼此共同前往的旅程定調?還是,這根本是一個杞人憂天的問題?   我又想起那本小冊子,那本承載許多漂浮思考的冊子,還有那段旅程。我們的確在事前確立了整個行程的大綱與目的,同時,也隱約知道在心中一直有某些疑惑揮之不去。幾天下來,我們唯一做到的,大概只是更細緻地去說出心中的問題,用一種極為懇切而沈重的聲音,那樣的聲音突破了原來的旅程設定,更凌駕其上。我可以在字裡行間嗅到各種氣息,暗示著旅程裡頭出現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東西,好比對冰山的發現。在出發之前,我們看到許多小小的冰塊,而一心只想著如何在南極洲上奔馳,但是回來之後,卻發現我們甚至沒辦法踏上南極洲,一路上一座座巨大的冰山,花去我們很多力氣,甚至是全部的力氣,我們的焦點從南極洲上,轉移到我們眼前的、之前一直不可見的、深不見底的冰山底座,這是一種令人喜悅的發現?還是一種庸人自擾的阻礙?我們需要、能夠去面對這些嗎?還是我們得努力修練、努力克服這些人性的「弱點」,才能在我們一直企求的廣大洲原上盡情奔馳?   在一次次的旅途之後,我們益發覺得我們更難出海了,以前我們只要去管,我們即將到達的地方,可能是怎樣一個光景,我們要怎樣行動怎樣前進怎樣預期怎樣調整,然而,踏上了船,過去那一座座冰山,如鬼似魅地跟了過來,我們停住了,想著要怎麼繞過前面這一座,還有後面那一座,還有更後面的,小小的冰塊會不會也是?到最後,我們甚至懷疑自己可不可能抵達目的地,去開始真正的旅程?在艱難的前進之際,我們會以為這是一種收穫嗎?還是一種困局?   這是一段怎樣的旅程?在每次出發之前,我都會想到這個問題,帶著一點恐懼,一種對於「未知」對於「空白」的恐懼,隱約可以發現各種投射的光影。然而我還是出發了,帶著一點冒險的衝動與旅遊的癮,不過這兩者顯然無法清脆地賞自己兩巴掌,讓自己覺得足以從困惑中醒來。 -------- 後記: 這是參與完今年暑假,社團學弟妹辦的北部之旅後, 寫下的一段文字,也是近幾個月一些自我心情的整理 2004.08.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