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唐朝演繹(舊站)
關於部落格
  • 12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哲學習作簿∥彈開的瞬間?

我又回到電腦前,微微前傾,以一種壓迫自己的方式,開了一個Word檔,複製上每次都一樣的格式,隨便打了幾個字之後,又把它們消去,似乎知道那些字不該在那邊出現,一次又一次,打了幾個字,消去,又打了幾個字,這種情況並不陌生,但是這次特別久,是因為連續四天沒睡好嗎?

不過是寫寫作業罷,這畢竟難不倒我,當我發現我無法在Word上開始,我換了個方式,我在桌面開了一個記事本,先把我的例子零零碎碎地打出來,然後,把結論也打一打,一段一段,各自獨立,接著,我要作的似乎很簡單,就是把這些東西組合起來,成為一篇文章,然後,下個標題,我就可以去睡覺了。

我試著把文章貼到Word上,一開始蠻順利的,一段一段,後來有點停止了,似乎是在段落之間看到一條一條的界線,我努力地想把那些線條擦掉,但是很困難,於是,我不斷地重複讀著那些貼上去的段落,希望界線可以有點模糊,總該累了吧,我的眼,或我的口。

但是有個像是卡筍的聲音越來越響,「喀喀!喀喀!」在段落與段落之間。

這種感覺很熟悉,好像是高中有一年夏天,我在宿舍裡頭練著歡樂年華的四個和弦,練了好幾天,終於把四個和弦的按法熟記清楚,接著,我努力試著把這四個和弦連起來,連一次、成功了,再連一次、又成功了,我高興地用力刷著吉他,終於,到了我試著讓這些記憶下的和弦,行雲流水地把整首歌彈奏出來,真正成為一首曲子,的時刻,然後,我被彈開了。

那是什麼情況呢?我看著四個和弦,每一根手指頭、按的每一根弦,一清二楚,太清楚了,以致於每根弦與指頭的集合體之間,斷開得這麼清楚,更不要說一個個和弦之間,我似乎可以用某種記憶術,編排這樣的和弦順序,但是對我來說,那不是彈奏,那是在背誦,透過手指,背誦音樂給耳朵聽。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狀況,你並不是不會彈和弦,而是不會「連」和弦,而這個不會,也不是真的不會,似乎在一開頭,有個切入的角度跑掉了,以致於我一直進不去,剛要進去、被彈出來,再試著進去、又被彈出來,好像什麼,對了,好像在看3D的立體圖畫,那似乎僅僅只是個運用眼睛的技術,把兩個黑點鬥雞眼地合在一起,然後維持這樣的眼睛狀態,偏移,去看整張圖,然後,立體圖就會浮現出來,但是似乎又不完全是這樣,在使用眼睛的同時,似乎還有一種感覺,「誘導」著你去調控眼睛,去「修正」調整的幅度,去維持著一會兒不要散去,然後才可能看到立體圖。很多朋友,儘管也是利用黑點的輔助,運動眼睛,仍舊看不到立體圖。

基本上,看到立體圖的那種狀態並無法維持很久,那也是一種不斷被彈開的過程,我其實無法認真去看清楚那個立體圖,因為,當我認真地要去看清楚的時候,就被彈出來了,是的,當我真的想去看清楚的時候。

寫作或是描述,會不會也有這樣被彈開的瞬間?這種彈開,是什麼?

我可能以為描述,只是腦部的理性運作,我認真地朝向某個對象,架構各種描述的脈絡,甚至分別地細細寫下,都OK,然而,當我想要完成一個描述,或者說,進入一種描述的、寫作的流動狀態時,那個彈開就出現了,我或許以為我還沒想清楚,或是靈感還沒來,但是,這個說不清楚的缺少是什麼?恐怕不是我的思維哪邊出了岔,會不會,是一種身體的感覺,它可以調整我們的狀態,讓我們得以處在一種流動之中,這個狀態或許比思維更基底,而且不可少,當我們一旦認真要去思考或是去索求這種感覺時,那種流動就嘎然被終止了。

於是,好像是在看3D圖畫一樣,我要控制自己的感覺在一種寫作/描述的偏移狀態,或者說,不是控制,是去跟上某種身體的感覺,調整到節奏一樣,然後,在很短的瞬間,靈感阿、想法阿,一股腦兒地傾倒出來,像是開關一樣,切換成一種流動的狀態,然而,一旦我對其中某個字詞過於專注,很可能,我就因而被彈開,然後,又調整調整,再去跟上那種感覺,才又得以繼續順暢,彈開、跟上、彈開、跟上。

很多時候,不知何故,我會激動地湧出許多想法與感覺,但因為現實的因素,無法立刻寫作,我會試著摘要那些想法,保存在筆記本中,但是很奇怪的,過了幾天之後,等我有時間了,我翻出筆記本,想好好把文章寫出來,但是已經不可能了,我寫不出來了。我曾經懷疑是不是漏記了哪些東西,否則為什麼沒有感覺了呢?直到,我被某些言詞或場景再度觸動,或者,因為要交作業的緣故,我不得不對那些材料苦思許久,才可能重新開啟一些感覺,然而,我很清楚那已經不是原來的感覺了,有時我會幻想這就是所謂的進步嗎?是思考細細醞釀達到的進步嗎?或許根本還沒有,只是一種身體狀態的回不去與再調整。

寫作與描述,或許不僅僅只是理性思維,或許更是身體的事。



(初稿完成於 2005-09-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