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唐朝演繹(舊站)
關於部落格
  • 12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329瓶牛奶開始

2.      329瓶牛奶開始

19458月,美國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日本無條件宣佈投降。19519月,以美國為首的的40餘國,與日本簽定〈舊金山對日和約〉,而美國另外與日本簽定一份〈美日安全保障條約〉,要求日本接受美軍繼續駐留當地,並使用舊有的軍事設施。日本戰敗之後,在安保條約的保護傘下,歷經韓戰(1950-1953)、越戰(1960-1975),十多年之內經濟快速成長,1960年之後更進入所謂的「高度經濟成長期」,這期間,國防安全完全由美國負擔,造成美日經濟實力明顯消長。

1960年,美國艾森豪總統提出〈新安保條約〉的概念,條約中,美國駐軍的部分大致照舊,改變比較大的,是美日有任一方遭受武力攻擊時,美軍與日本自衛隊都必須同時出動,也就是美日共同軍事行動的義務化。這個事件當時在日本引起非常大的震動,數十萬人走上街頭,包圍國會議事堂。

在日本發起生活俱樂部的岩根邦雄提到,像他們這種在1930年附近出生的人,歷經戰爭,也認清戰爭的殘酷、絕不可以再發生,並痛恨飢餓與貧窮,戰後一心一意努力工作,希望重建富裕的社會。在這樣的背景跟氛圍下,〈新安保條約〉等於是要再度把日本捲入戰爭的可能,因而市民首度對政治表明了意志,產生了所謂的「安保鬥爭」。但是結果令人失望,憑著優勢警力保護,國會強行通過〈新安保條約〉的簽約決議案。

岩根邦雄當時約20多歲,剛從大學畢業,他帶著相機參與「安保鬥爭」,原先是希望從旁冷靜地記錄這一系列的歷史鏡頭,但是,當一名東大的女學生,在示威現場因為強烈的衝撞而死亡,岩根毅然而然決定投入示威的行列。安保鬥爭失敗之後,岩根跟許多年輕人一樣,對於執政的自民黨徹底失望,轉而投入在野的、以工會成員為中心的、改革的社會黨,入黨之後,他積極從事組織工作,甚至出馬競選世田谷的區議員,但是因為缺乏組織奧援,以最低票落選。這次落選,讓岩根看清楚政黨的真相,即使社會黨高舉改革大旗,但是實際輔選運作,卻與保守的自民黨一樣,只要是工會幹部,靠著黨員組織的配票,就能順地當選,即使候選人本身對於政治缺乏熱誠。而那時的岩根,儘管深具熱誠,拼命在地方進行組織工作,但是卻沒有什麼影響力。

在這樣的二度挫敗下,岩根開始思考:「怎麼讓地方居民都可以一起來思考社會問題,並化為行動加以改善?」

這個問題沒有立刻得到答案,但是,透過一次反對美國政府在太平洋地區進行核試爆的簽名活動,岩根夫婦在當地挨家挨戶拜訪邀集簽名,認識了許多主婦,這種透過個別訪問、見面、傳達訊息、溝通、關係具體化的方式,讓岩根發覺這是一個相對於「呼口號」運動的具體可行方式,於是,在不久之後,他決定以當時主婦聯合會的十元牛奶運動(1948年,對抗大型牛乳工廠、零售商剝削)為範本,開始募集住家附近希望飲用便宜牛奶的主婦們,這種配送牛奶到家的工作,不但可以跟社區民眾時常接觸,還可以達成組織本身的經濟獨立,對於當時落選負債累累的岩根,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19656月,這樣一個牛奶共同購買的團體便開始起跑了,岩根將之命名為「世田谷生活俱樂部」,一開始牛奶的訂購總數為329瓶。

起跑一個月後,生活俱樂部遇到第一個困難,當地牛奶零售商因為不滿生活俱樂部把牛奶的價格壓低,開始進行各種暴力型的干擾及智慧型的妨害策略。比如,把配送到府的牛奶偷偷拿走,或是換上酸臭掉的牛奶。為了加強跟主婦們的溝通,岩根開始撥出一筆錢印製每月發行的「生活俱樂部快報」。然而,隨即遇到的困難是,有零售商放出謠言,聲稱因為岩根他們的牛奶加了脫脂奶粉,甚至是劣質牛奶,才能壓低價格,面對這樣的謠言,岩根跟俱樂部僅有的少數幾位員工,開始思考便宜之外的問題:「牛奶是什麼?」他們開始從最末端的銷售,回溯到最源頭的生產,發現在日本農林水產省頒佈的法令中,明訂牛奶是指乳牛榨出的乳汁,經過殺菌、脂肪均質化之後所得到的產品,除此之外不得經過任何加工步驟。岩根發現,原來相對於許多零售商提供的,添加各種其他原料,以致於價格高了三四成的加工乳,他們提供的才是道地的「牛奶」。於是,經過這樣回溯性的的研究之後,他們確定的牛奶的本質,也決定全力說明並推動物美價廉的牛奶。

這樣一個事件,至少確立了生活俱樂部日後發展的兩點特色,第一,著重去討論所使用產品的本質,以便讓身為使用者的市民,能夠針對產品判斷與選擇,而非針對品牌與流言;第二,在解決問題上面,檢視從消費端回溯到生產端的每個環節,確定問題及論述的起源。

隨著牛奶訂購人數越來越多,岩根他們開始遇到實際的成本問題,存放牛奶的倉儲空間不足、專職人員的薪水等等,俱樂部成立兩年後,岩根一群人決定將俱樂部轉型為消費合作社(生活協同組合,簡稱生協),透過集資讓生活俱樂部擴大。這個轉型對於生活俱樂部來說,算是很大的陣痛,很多只是想喝一瓶便宜牛奶的人,在轉型之初紛紛退出,19689月,他們終於募集到一千名家庭主婦的支持,轉型成為合作社組織。

為了減低勞動成本,岩根一群人學習鶴岡生協的作法,開始推行「班預約共購」,由鄰近的6-10戶組成一個班,計畫性地橫向連結討論,集體購買各種生活必需品,而產品的配送,也由原本的配送到家,轉變成以班為目的地,大家再到班去領取。另外,自牛奶事件後,岩根一群人開始意識到,生活者需要的「消費材」與企業定義下消費者需要的「商品」之間,存在極大的鴻溝,企業所主張「大量生產,大量消費」、「貴就是好」的邏輯,掌控了市場通路,為了要求符合生活者需要的產品,生活俱樂部合作社開始直接接觸生產者,開發屬於生活者需要的各種產品,比如:天然釀造味增、本釀造酒(清酒),甚至自有產品傳統醬油的開發。

生活俱樂部,大致就是在這樣的背景及模式下,逐漸壯大。

 

3.      岩根邦雄試圖提出來的問題

在《從329瓶牛奶開始》中,岩根提出的中心命題,是「新社會運動主體的核」,我們可以看到他試圖對以下議題進行思考:

(1)    資本主義架構下,社會運動的演變

岩根首先透過Wallerstein的世界體系論,檢視了16世紀以降,資本主義500年來的發展,期間霸權的轉移,而這樣一套資本主義邏輯,伴隨著是「自由、平等、博愛、共和、民主」等意識型態,逐漸在世界取得普遍的優勢地位。對應於資本主義社會經濟體系,以馬克思思想為基礎,所架構出來三種反體制社會主義運動,1900年之後逐漸浮出檯面,分別是「勞工運動」、「社會主義運動」、「民族主義運動」,1917年,蘇聯的成立,可以視作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Ⅰ)」。

於是,20世紀經濟體系的開場首先是分為兩大陣營的,一邊是以資本主義為主的美國陣營,一邊是以社會主義為主的蘇聯陣營。1968年,世界上各地方第一次對這樣壁壘存在的局面提出質疑,在法國有五月革命、在美國有爭民權反越戰、在日本有全共鬥、在捷克有布拉格的春天。Wallerstein認為,這是「針對世界體制的內容與本質所引發的革命」。以我的理解,就是「問題應該怎麼問」或是「我想提出新問題」。

由於許多老人是從資本主義的架構中走出來的,社會主義對他們來說有一定程度的幻想與期待,但是對於新一代的年輕人來說,社會主義已經是既成事實,他們沒有那樣的情懷,於是給予一個歷史性的結束。同時,也代表勞工運動在整個社會主義運動中,主導角色的結束。

勞工運動最開始起自英國產業資本主義蓬勃,雇主以非人性的資本理論與行為對待勞工,因而引發抗爭,換言之,勞工運動一開始是與人權、社會正義相關連在一起的。然而,隨著資本主義漸趨成熟,勞工權益逐漸被納入社會體制當中,以致於勞工運動在60年代前後逐漸失去其主導地位。以近代日本為例,1960年,首相池田勇人提出「所得倍增政策」,而勞工運動部分,則藉由「春鬥」提出大幅調漲工資的訴求,岩根認為,勞工運動的目的已不在組成社會主義政權,而是分贓資本主義所賺得的大餅,換言之,兩者在實際運動場域,其實是在相同的經濟邏輯上進行共謀。於是,岩根認為,不是勞工運動不好,而是它已經找到自己的道路(降低工時),接下來,該是新型態社會運動出現的時候。

1968年後,許多在經濟之外,新型態的運動議題開始出現,包括婦女、環保、反核能(武)、和平、少數族群等運動,如同戈巴契夫所言:「如今,全人類的問題,要比階級鬥爭來得優先」,岩根認為,1968年之後,正式進入「替代方案(Ⅱ)」的時代,他以為,新時代運動的羅盤是「和平、環境、人權」,並以此作為整個生活俱樂部的努力方向。

(2)    福特主義之後,企圖對生產與消費的關係進行再逆轉

在這樣的認識上面,岩根必須對於新的社會運動採取一個進路,他所選擇的,就是福特主義之後,重新檢視生產—消費—生活之間的複雜結構。

岩根所面對的,首先是福特主義所建置出來的消費社會。福特主義曾經創造美國經濟發展的奇蹟,它的核心操作是,提高勞工所得,增加消費力/市場(讓勞工買得起車),回過頭來再度刺激生產。換言之,在這套考邏輯裡頭,生產是先於消費的,這是生產消費關係的第一次逆轉。這套操作也形成政府與工會共謀關係的基礎。

然而,在高度經濟成長之後,這套論述開始出現各種問題,岩根是在這樣的背景上面,企圖對生產消費關係進行再逆轉,所以稱之再逆轉,意即已經無法回到一個原初以消費者為主體的消費型態,消費者之所以能夠出現,而不被企業操作成品牌機器人,唯一可能就是針對這樣的現象有所意識,並進行抵抗(產品)與創造(定義自己需要的消費材)。這是岩根的運動進路。

從這邊出發,岩根似乎有幾個問題同時在進行:「何謂富裕?」「何謂進步?」「何謂理想的地方社會?」「何謂生活?」「何謂人?(沒有時間生活的,還算是人嗎?)」

(3)    岩根等人提出的運動理論:具體、面對面、場、分權

在實際的運動操作上,以生活俱樂部為例,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令人嘖嘖稱奇的作法,比如,在既有政治生態的條件下,岩根他們在1977年以生活俱樂部的、生活的、「班」為基礎,推出政治性的「NETnetwork)組織」,以及同時產生的「代理人運動」(至今超過100人)。他們以生活俱樂部眾多據點(資源回收站等),作為談論議題具體的場,實際收集溝通各種意見,然後委由NET組織進行情報收集、提案、推選代理人等事宜。代理人有嚴格的規定,包括任期制(輪流擔任、避免職位固定化)、代理人所得共管等。而NET提案也傾向具體生活的議案。

在岩根的想像中,他認為,「運動」本身是,也必須成為是一個社會現象。好比一個樂團準備旅行公演,此消息即使不透過電視等媒體報導,也會在樂迷之間傳播,在各地公演期間還會再吸收新的樂迷。就這樣,隨著樂團吼聲所到之處,不知不覺間成了一種流行。等到媒體注意到這件事時,其實已經在年輕人之間佔有很大份量了。

換言之,在岩根的想像中,運動有兩種特性,一種,是他上面所提,有別於「演戲—媒體」共謀的虛假運動形式;另一種,在他稍後會提到,以社會現象擴展的社會運動,彼此之間各自有自律性的運動,在適當時機會交互聯繫成網絡。相對於「參加」運動,岩根更強調「實踐運動」與「思考運動」,而這兩者,必須越是分權、越是非一條鞭式的組織才可能達成。

 

4.      參考資料

 岩根邦雄,《從329瓶牛奶開始》,台北: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1995

 賴青松,《從廚房看天下日本女性「生活者運動」三十年傳奇》,台北:遠流,2002

  

* 註1:原文為 2006.03.13 生活與哲學讀書會 而整理。

 

* 註2:大家或許會覺得每個大段落之間非常斷裂,尤其是第1與2兩部分之間,因為這是我報告的講稿,並沒有特別修改成一篇完整的文章。可以稍做說明就是,台灣主婦聯盟整個運作機制,其實有很大部分學習自日本生活者運動,本文第2,3兩部分,即是在整理日本相當重要的生活者運動的發動者--岩根邦雄,他自己對於整個生活者運動一路走來的背景描述及思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