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演繹(舊站)
關於部落格
  • 125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亡日記本∣03 信任

趕在颱風蒞臨之前,
回高雄先說了一聲歡迎光臨,
然後她也很配合地立刻就來了,
很好,
氣象報告也是公式,
我守著電視,守著颱風過去。

然後我發現了,
回家前買的一部片子,大逃殺,第一集,
會買是因為,每次看電視播映都從後面看起,
永遠不知道它最開頭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莫名其妙,一群學生可以在島上廝殺,
殺完之後,回到社會,那這到底是怎樣的社會?

由於颱風,
我很專心地看完這部片子,真是不錯,
然後,又接著看第二集,天阿,爆爛,
據說是因為第一集的導演深作欣二在開拍第二集不久即過世,
由他兒子接著拍完,就是第二集。

看第二集的過程,我心裡只有一個聲音,
天阿,千萬不要...shit...太甜了吧
感覺我心裡的大逃殺正在被凌遲處死,
很奇怪的,本來我只是覺得第一集還不錯而已,
但是經過第二集之後,我突然發現我很喜歡第一集,
是因為它已經被處死了嗎?

為了紀念這種莫名其妙的不可自拔,
於是我開始寫第三天的死亡日記。

在大逃殺第一集裡頭,到處都是殺人、逃走、死亡,
從表面上聽來,這似乎是一個很糟的題材,對於死亡日記來說,
為什麼?
你知道的,
大多數的電影都不能好好處理死亡,
就像大多數的A片,都不能好好地處理高潮一樣,
在電影裡頭,死亡多是被用一種非常天真的方式在對待,
或許是感人、或許是震撼、或許是殘忍......,
結果就是,都很假,假到令人發噱,
不過,假的久了,我們也會相信是真的。

所以,死亡日記第三天,
要寫的並不是死亡,
而是信任。

什麼是信任?
你相信我能告訴你嗎?

這一瞬間,就是信任。

換言之,信任不需要什麼東西來支撐,
比如說,因為你是我社團朋友,我們相識多年,你從沒騙過我,所以我信你,
也不是說,你講的東西很有一番道理,符合宇宙真理大百科第579條,所以我信你,
沒有,沒這麼複雜。

然而,信任也沒有太巨大的什麼,彷彿可以決定一切,
比如說,因為信任,所以我可以拋頭顱灑熱血,
或是,因為信任,我為你的一句話,走了一輩子等等。
也沒這麼偉大。

所以,你知道,當我問你,你信不信我會說、我能說,
這一瞬間,
不管你是信或是不信,這一層就是信任。

換言之,信任很像你在一個暗黑的房間,
開啟日光燈開關,那一瞬間的幾下閃爍,
非常短暫,連思考都還不存在,
但是它開啟了接下來的一片光明,
在光明之中,我們得以說、得以想,
這房間的一切是怎麼一回事,
或者,回想剛剛的黑暗是怎麼一回事,
但是信任的瞬間已經被通過了。

好,那,因為附近不少朋友怕打雷,
我接下來寫的東西,或許會跟《大逃殺》有點關,
怕雷的人可以自動迴避了。

基本上,在大逃殺裡頭,
到處充滿了逃與殺,而且,
這兩者的關係並不是絕對的,
有時殺是為了逃,有時逃是為了殺。

當然,
我說的殺並非只是殺人這種殺,
逃也不是躲避槍聲的落荒而逃,
如果只是這樣,
那大逃殺的劇本未免單調。

殺,某種程度是一種進攻狀態,
逃,則是一種退守狀態。

所以,三個製作電腦病毒跟炸彈的學生,
他們的隱忍是逃,
但是逃是為了殺,為了之後進攻總部,
而殺又是為了逃,為了逃出這座島。
然而,逃出這座島之後呢?
戰爭並沒有結束,
在島外,戰線跟遊戲規則更加晦暗難明,
逃與殺的循環會一直持續。

在逃與殺之間,你會看到一道模糊的閃光,
那就是信任。

或者這樣問,在一片人吃人的殺戮戰場,
你能相信什麼?
朋友嗎?愛情嗎?知識嗎?經驗嗎?欲望嗎?
不知道,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讓你高枕無憂,
下一秒鐘你可能被身旁一把不知名的槍掃射而死。

事實也是如此,在大多數的時刻,
與其我們說我們看到信任,不如說我們看到力量,
像是幾個好朋友聚起來想辦法逃走,
或是我毫不顧忌地放手殺人,
這裡頭,更多的是計算、是力量,
我給出一個東西,讓自己相信它、臣服於它,
以便我可以讓自己往前走,不至於瘋狂。

信任卻不是這些,
它的現身多數時候是很突然、很微弱的,
我們只能在某些場景捕捉到一點點輪廓,
然而,只要一跟上它的特殊節奏,
你就可以感受到某種獨特的能量。

有一幕,
琴彈因為害怕別人來殺害他,
在一種恐懼與自衛的心情下,
殺了因為愛她而來尋找她的杉村,
但是杉村臨死前,
叮嚀她趕快離開,因為槍聲會引來殺機,
於是,那一瞬間琴彈後悔了,
她相信杉村是愛她的,
她最後一直喃喃自語:「可是你從來沒有跟我講過話阿...」

或許可以這麼看,
在射殺之前,
琴彈與杉村並不存在愛情的經驗,連好朋友的關係都算不上。
在射殺之後,
杉村永遠地死去,他們也不會再有任何相處的機會。
在這兩段之間,有什麼?
大概就是杉村簡短的幾句話,以及一整個詭譎緊張的背景。

然而,那一瞬間,琴彈相信杉村是愛她的,
你可以說這是因為死亡的渲染,或者這是戲,
但你知道這兩者都無法說盡。

非關經驗、脫離現實,
信任於是現身,
而下一秒鐘,琴彈隨即被殺害。

還有一幕,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幕,
發生在杉村去找琴彈之前,
他找到了一位他的好朋友--千草--即將死去,
有底下對話:

千草:你有喜歡的女生嗎?
杉村:嗯,我有。
千草:不是我吧?
杉村:不是。
千草:這樣阿...可以讓我暫時靠著你嗎?馬上就會結束了。
俳句:神阿,可以讓我再說一句話嗎?
千草:弘樹(即杉村),你好酷喔。
杉村:你才是世界上第一酷的女生。
千草:謝謝你。
(千草死去)

表面上看來,這裡的對話根本與信任無關,
至少沒有什麼戲劇性的轉折,
然而,如果在電影裡頭,你會發現,
信任是填充在每一句話與每一句話之間,
在這段不像告白也不像告別的對話中,
你可以隱隱約約感受到一股又一股的波動,
亟欲衝開語言與身體而出。

這是信任,
即便已經沒有主詞。

劇中信任一閃的瞬間還有很多,
比如北野鼓勵中川典子開槍射殺自己的瞬間,
或是被川田射殺的慶子,死前對川田的微笑,
或者川田把槍給七原,決定要幫助他們逃離的瞬間,
甚至內海幸枝一群人自相殘殺的場景,
都有很複雜的信任的動力在流轉,
可惜我還找不到好的語言來描述他們。


原著小說作者高見廣春的中文版自序中,
有一段話很吸引我:

我個人對人性的看法倒是有些冷漠的。
也可以說,雖然我不敢自比遺傳子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但我是以觀察機械運作的角度來觀察人的活動。
這部作品中,有一個角色的行為正如同機械一般。
而我們即使不體現得那麼極端,但也都背負著機械的宿命(由誕生步向死滅)

他所講的冷漠與機械,
某一瞬間,
讓我想到了死亡日記本第二天所寫的,愛的實驗,
於是,基於某種信任,讓我決定買下這本原著小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